被“毒水”污染的村莊
2019-10-24來源:新京報
       60多歲的農老漢光著腳站在一塊荒廢田地上,割野草作飼料喂鴨子。下了兩天大雨的地已成沼澤,長滿野草。農老漢的長褲像染了色一樣,膝蓋以下全是黑紅色,大腳趾蓋也被染成紅色,他說,洗衣粉都洗不掉。

       這里是廣西百色市德保縣馬隘鎮大喜村大偶屯,四面環山,耕地零星分布于山間谷中。大偶屯東面三百米處,是一座廢棄的鉛鋅礦,橘紅色、黑紅色的污水從礦里流出,和著雨水漫灌地里。


9月8日,橘紅色、黑紅色的污水從礦里流出,和著雨水漫灌地里

       這片不長稻子只長野草的基本農田大約有40畝,順著山坳下去,還有一片300多畝的農田,看上去青黃相間。大偶屯村民說,這片地以前水稻畝產千斤,現在平均每畝只有四五百斤,“長到一截就枯死了”。

       大偶屯現有140戶600多村民,大部分姓農,生計全部倚賴這300多畝耕地,他們告訴記者,污染耕地的“毒水”就來自那個廢棄鉛鋅礦。記者采訪獲悉,廢棄鉛鋅礦的治理已提上日程,中央批復的2000萬土壤修復專項治理資金也已到位。

       
毒水流入灌溉水渠

       廢棄鉛鋅礦的具體位置在安陽村內苗屯的山里,所以也叫內苗鉛鋅礦。關于它的來龍去脈,內苗屯和大偶屯的村民大都說不清楚,只知道從礦區出來的污水日夜流淌進農田,流了很多年。荒廢的建筑物和廠區通常會是孩子們的樂園,但村民們覺得廢水太毒,警告孩子們不許靠近。

       9月8日,記者來到內苗鉛鋅礦廢礦區。礦區不大,依山勢從低到高分布著廢水坑塘、尾砂庫、廠房宿舍和礦井。礦井有兩個,通過礦洞口貼著的落款為2004年8月1日的《井下工安全操作規程》得知,兩個礦井分別叫水落天順礦窿口(粵語即洞口)、彬斌礦窿口,洞里還掛著若干年前的工服;選礦用的廠房和職工宿舍的部分建筑已坍塌;尾砂庫庫面出現大小不一的塌陷幾十處。
       
       礦區生產區有3條排污溝,其中一條從兩個礦洞引出,流淌在礦洞里的污水底層為翠綠色,中間一層透明,上層呈醬紅色,進入排污溝后,混濁的紅黃色水貼山腳而下,將山石沖刷出黃色印記,最后與下方坑塘溢出的污水一起,流入農田里的灌溉水渠;另外一條排污溝從選礦車間引出、專門排放含毒污水進入尾礦庫;在尾礦庫右側還有一條明溝用來排放庫中溢出的污水,進入下方兩個坑塘,水體呈黑紅色、橘紅色;因尾礦庫周邊巖石溶蝕嚴重,庫中發生大范圍多方向側漏,墻腳滲出翠綠色水體。


9月9日,內苗鉛鋅礦,礦洞口強酸水從礦洞流出后,一部分順著水泥和石頭砌的墻體流下來,把墻面染成了鐵銹色

       從空中俯瞰,整個廢礦區有如一條五彩斑斕的毛毛蟲爬行在綠色山林里。用pH試紙和pH測試儀,對礦洞污水、礦洞附近的崖壁、3處排污溝液體、尾砂庫周圍滲水、2處坑塘廢水進行了氫離子濃度指數測量,pH值均在1-2之間,顯示為強酸性。在距離廢鉛鋅礦100米、200米、300米處,對從灌溉渠溢到農田里的水進行測試,pH值均在2-3之間。


從空中俯瞰,橘紅色的污染隨處可見

       污水順灌溉水渠繼續流到山坳下300多畝的大田里,流經農田的污水和雨水,在大偶屯的排水管廊處與污水混合,匯集為地下河,之后由西北流向東南進入截洪溝(大喜河),記者向多位村民了解到,這些水最后會匯入鑒河,并流入十多公里外的德保縣城。

       從拆除的廠房的位置向下可以看到遠處低洼處的農田,落差大約在50多米,有毒廢水就是順著落差毫無遮擋的,常年排入農田,持續造成大片農田被嚴重污染,無法種植。

       “無主”鉛鋅礦

       面對強酸性污水四溢橫流,環保志愿者當即向德保縣生態環境局、德保縣政府辦公室進行舉報,縣政府辦和縣環保局監察大隊各有人員來到現場,但只是看了看,未做任何處理。

       他們稱,黑紅色的水塘去年做過加固,不下雨時水塘不會滿,下了雨就會大量溢出,這種情況已經存在很長時間。內苗鉛鋅礦是“無主礦”,相關整治方案還在修改完善中。

       大喜村村委書記、村委會主任農樂亮曾在內苗鉛鋅礦做過工,農樂亮說,內苗鉛鋅礦是私人老板建的,2005年開始建礦,2007年投產,2008年停產。鉛鋅礦有兩個礦井,一個在水平方向打了150米深,另一個水平打了100米深,再垂直往下打。采礦炸出的廢石料,用車拉到山頂露天堆放。一開始,污水就是從礦井出來直接順著明溝流到下面的山塘里存放,一下雨山塘滿了就往外溢出,沒有什么治理措施。

       據大偶屯村民反映,近年來他們多次就內苗鉛鋅礦污染環境問題向中央環保督察舉報、到各級信訪局信訪,“媒體也來過不少,縣里領導也下來視察過。”

       德保縣縣長陸蘭碧告訴記者,內苗鉛鋅礦有探礦權沒有采礦權,廠方在以探代采的過程中出現了環保問題,經群眾反映后被叫停,但一直沒有錢治理,2016年縣里才開始研究怎樣治理這個問題。
       
       據德保縣提供的資料,德保縣內苗鉛鋅礦于2005年投資建廠,屬于以探代采的違法開采企業。原計劃開采20年,但由于管理落后,礦廠生產過程中未采取科學合理的環保措施,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廢渣管理不到位,廢氣及廢水任意排放等問題,致使場地周邊農田及地表水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于2008年被依法關停。

       百色市人民政府網顯示,2018年6月18日,由市生態環境局總工程師易漢東帶隊,到德保縣內苗鉛鋅礦尾礦庫開展督導工作。

       易漢東告訴記者,當時去了現場后發現事情比較大,污染嚴重,另外,廠區建筑已被炸,設備不存,看不出具體的采選工藝,但肯定沒有冶煉部分(指用焙燒、熔煉、電解以及使用化學藥劑等方法把礦石中的金屬提取出來),可能就是重選法(重力選礦)。

       易漢東說,可以確定污染源有兩個,一個是礦洞流出的廢水,一個是被雨水淋溶的礦渣流出的廢水。來自于硫化鉛鋅礦附近的地下水富含硫酸根,是硫酸水。開礦這種工業行為,使原以化合物形式存在的鎘、砷等重金屬被釋放,水樣和土壤監測顯示,鉛、鋅、鎘、砷超標1倍的、幾倍的都有。


9月8日,環境志愿者在礦洞口用PH試紙檢測,流出的廢水PH值在1-2之間,為強酸水

       百色市生態環境局總工程師易漢東表示,廢水中還含有重金屬。易漢東表示,內苗鉛鋅礦的污染情況復雜,污水常年在流,水污染是源頭,土壤污染是后果,因此綜合治理難度很大,修復代價太大。現在業主找不到的情況下,需要縣政府來承擔這個責任。縣政府應盡快找到具有專業資質的機構來調查、診斷、開出藥方。同時申報中央土壤污染防治專項資金或省級土壤污染防治基金。

       土壤和農作物檢測數據未公布

       在百色市環保督導組給出意見之后,德保縣政府各部門對內苗鉛鋅礦現場設施進行了安全方面的加固。去年,廢鉛鋅礦增設了一座尾礦庫,以固定礦渣,使其不再流失。德保縣應急管理局副局長李志明稱,現在竣工了,但投入能力不足,中標價245萬,只能有多少錢做多少錢,現在還沒驗收結算。

       德保縣水利局去年也對集污山塘的邊緣做了防滲處理,考慮到山塘蓄水能力有限,一遇下雨,水大量匯集很危險,縣水利局陸副局長稱,特意給水塘留有1米寬的豁口讓水泄下去,這是為了避免山塘一下子被水沖垮,那樣會造成更大的破壞。加固尾礦庫和山塘降低了安全風險,但鎘污染源頭并未阻斷。含鎘等重金屬的廢礦水還在日夜流向耕地。

       在物理化學專業里,重金屬遷移是指重金屬在自然環境中空間位置的移動和存在形態的轉化,以及由此引起的富集和分散現象。鎘這種重金屬特殊又棘手,遷移性強,極易進入水和土壤被植物富集再經食物鏈進入人體,造成慢性中毒。

       相關專家說,首先開礦使得鎘被釋放,污染了水,然后被污染的水進入農田,污染了土壤,水稻又是對鎘吸收最強的谷類作物,被污染的大米農民自用或售賣,最終長期食用會損害人體腎功能,阻礙骨骼生長代謝,引發骨骼各種病變,比如“痛痛病”。


9月8日,志愿者對從灌溉渠溢到農田里的水進行測試,pH值均在2-3之間

       村民許七棄種的田就在稻谷絕收的那塊耕地里,“水下紅紅的,人踩在地里,泥有膝蓋高,泥漿好像豆腐渣,牛都不肯走,根本種不了。但不種的話,哪里來口糧呢?”他只能轉過山灣,到污水流不到的地方,種外出打工人的地。

       300畝大田里,一位50歲的農姓村民說,他在電視里看過一個鉛鋅礦污染的片子,“鎘中毒的人最后骨頭都露出來了”,十年前他就開始擔心骨骼病變的問題。他學過一些知識,知道即使停止接觸,鎘還有可能沿原路徑在人體內累積。

       “這兩三年縣農業農村局都會來田里做測量,稻谷也拿去檢測過,但檢查結果不告訴我們。”大偶屯村民農樂盈說。

       德保縣農業農村局局長唐伯盛稱,自治區農業農村廳每年都會分區段定點對土壤和農產品進行檢測,縣局只負責采樣上交,內苗鉛鋅礦尾礦5公里范圍內的土壤和農作物都送樣檢測過,“檢測數據上面不會告訴我們,我們要了也沒用,我們也管不了。”

       記者提出查看內苗鉛鋅礦5公里范圍內的水、土壤和農作物根系重金屬超標的檢測數據,德保縣領導表示,這些檢測涉密,信息不能公開是出于社會穩定的考慮。

       2000萬土壤修復資金

       土壤一旦被污染,要清除其中的污染物質難度之大、成本之高是難以想象的。尤其在貧窮的地方治理土壤污染,資金緊缺和技術都存在大問題。

       2019年1月1日我國正式實施《土地污染防治法》,針對土壤污染治理經費不足、大面積修復難以負擔、污染責任人認定、污染治理誰來買單、土壤污染防治專項資金的用途、如何對污染行為嚴懲重罰等核心問題給出了明確答案。專家認為,立法就是要破解土壤污染無人擔責,解決歷史遺留污染地塊問題。

       生態環境部國家環境保護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王燦發告訴記者,中央土壤污染防治專項實施期中央補助資金金額達到了500億元,2019年度為50億元,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都有分配資金的數量,力度很大。

       記者從德保縣生態環境局許局長處了解到,從2018年開始,縣里委托第三方機構對內苗鉛鋅礦進行場地調查和整治方案的編制,已查明土壤污染狀況和污染物分布。目前初審方案通過,中央剛剛批復的2000萬土壤修復專項治理資金也已到位。

       關于綜合治理思路,百色市生態環保局總工程師易漢東介紹說,在礦洞邊上建小型污水處理廠,用重金屬離子析出劑與各種重金屬離子發生化學反應,生成不溶于水的絮狀沉淀物,從而把重金屬從廢水中分離出來。山塘應急池要優化防滲并切斷外來雨水的淋溶,尾礦庫的截洪溝要固定在區域里,用排污管道把水引進污水處理廠。

       易漢東估算2000萬土壤修復專項治理資金只是第一期,整個治理要花費5000萬-6000萬,另外,污水處理廠也要考慮接下去的經濟效益。

       廣西壯族自治區生態環境廳在回復中表示,由于廣西屬于經濟欠發達地區,過去土壤污染的歷史包袱沉重,但近年來“全區土壤環境總體狀況穩定,無突發土壤污染環境事故,無因耕地土壤污染導致農產品質量超標且造成不良社會影響的事件發生”。

       自治區生態環境廳稱,“對獲得資金支持的項目,按照生態環境部反饋的審查意見和資金額度進行細化和完善,修改完善后經我廳審核通過即可以開展招投標工作,中央資金支持的項目原則上應當開工后2年內完成工程施工。”記者獲悉,目前德保縣政府正在組織對項目實施方案進行細化和優化,尚未提交自治區生態環境廳審核。
【鄭重聲明】公益中國刊載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公益中國同意并注明出處。本網站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發信至 [公益中國服務中心郵箱]。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項目推薦
"春蕾計劃—護蕾行動"
新長城特困大學生自強項目
瞳愛救助中心
三大語系佛教高僧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樂園項目“益譜匠心”優秀教師支持計劃
“起澄”中國舞 民族文化傳承公益項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國·藍色聽診器計劃
小鷹計劃2019(鄉村振興項目)
大愛清塵(關愛塵肺病農民項目)
銀天使計劃(關愛老人項目)
企業郵箱 |  隱私保護 |  客戶反饋 |  廣告合作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證06016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421號
版權所有:公益中國網

 
河北时时彩现场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