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路上 你我同行
 
專題介紹
        她曾經聯合百名女記者保護女童防性侵;他曾經連續七年跟拍一個收養38個殘障兒童的貧困家庭;他曾經因揭黑報道,被出價500萬元買他的人頭!他(她)們都曾經是一名記者,用文字和影像記錄真實。現在,他們依然用自己最擅長的方式在踐行公益。只是,換了個戰場。今天是中國第20個記者節,讓我們來聽聽他們的故事。

       一堂課  影響Ta們的一生

       她是孫雪梅,來自貴州習水,前京華時報記者,鳳凰公益頻道主編,女童保護基金負責人。“我是一名記者,也是一個母親。因為憤怒,我想做點什么。”



       2013年5月,海南萬寧第二小學校長帶6名女學生開房事件轟動全國,“憤怒以外覺得很悲傷、無助”她說,“那段時間我們每天在記者群討論,作為記者,除了在一年內曝光125起性侵兒童的案例,我們還能做些什么?”她記得有一次,遇到一位來自云南巧家縣的父親告訴她,自己13歲的女兒遭到學校老師性侵再不愿意去上學,但是孩子從來不敢說,只告訴父親想申請轉學。

       知道真相后的父親不斷用拳頭捶打自己額頭,痛哭失聲:我從來沒有教過孩子,遇到這樣的情況如何保護自己! 甚至在孩子提到轉學時卻遭到我劈頭蓋臉的一頓罵“你以為轉學這么容易么?”熟人作案、監護缺失、家長不知道如何教育孩子,孩子不知道如何保護自己....2013年6月1日,她聯合近百名女記者成立“女童保護”項目。白天照常采訪、寫稿,晚上回到家開始籌備相關工作。

 

       一開始,孫雪梅和團隊成員就決定以講課、發放手冊的形式來宣傳防性侵常識,但是發現,合適的教案難尋。如何在“談性色變”的文化中對父母和孩子進行專業的防性侵教育,是需要用心去鉆研的。于是,團隊開始起草教案,找來多領域專家修訂,一線試講,經過40多次修改,2013年底,兒童防性侵教案兒童版和家長版開始陸續在全國志愿者和記者們的幫助下進行推廣。



       2015年11月,國家“廢除嫖宿幼女罪并入強奸罪”。截止到2017年6月,女童保護項目在騰訊公益平臺籌款636萬余元;項目直接授課兒童160多萬,家長40多萬。“有些噩夢對孩子的身體和心里傷害幾乎伴隨一生。而一堂防性侵課,可能影響和改變她們的一生。”
 
       一部紀錄片 改變一戶38個孩子的家庭命運

       他是蘇家銘,89年雙魚座,前浙江電視臺記者,《喜馬拉雅天梯》主創團隊成員,花兒基金發起人。“我實在不知道如何幫助他們,我只能拿起我的攝像機。”

       回想起還在浙江電視臺當記者的三年時光,他說“感謝那段時光讓我用一臺攝像機記錄了最平凡的生活點滴”,然而更懷念的是2010年的大三寒假,因為偶然間看到了新華社記者燕雁關于山西畸形兒的報道,里面10多個殘疾小孩趴在一張炕上,臉上的笑容和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



       “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拿著攝像機就坐上了去山西的列車”。之后的兩年里,他5次來到這里,和陳天文夫婦及其收養的38個殘障兒童同吃同住,拍了70卷帶子,做出了《花兒哪里去了》一部17分鐘的紀錄片。沒有想到,這部片子獲得了上海國際電影節“最佳短片獎”和“最佳紀錄片獎”兩個大獎和3600美元的獎金,從徐克和賈樟柯導演手中接過獎杯的同時,貧困夫妻收養38個殘障兒童的故事引起了部分網友關注,網友捐贈26萬元的善款幫助陳天文夫婦在村里購置了一套帶有一個大院子的房子。



       然而,影像如何改變公益,這條路依舊任重道遠。2016年,他入選“益橋中國未來公益領袖”計劃(該計劃由益橋中國發起,入選伙伴將在中國頂尖的公益服務和社會創新機構擔任經理負責創新項目的設計和實施,或在具有顛覆式創新潛力的初創團隊擔任合伙人,并獲得包括薪資支持、導師指導、專業培訓、社群支持等全方位的支持)成立了自在公益影像,探索通過影像創新的方式為公益注入新的活力。“花兒的紀錄片從來沒有結束,我希望在騰訊公益平臺讓更多真實故事記錄下來,或許會對世界有一點點的改變吧。”
 
       一份調查報告  救助600萬塵肺病農民

       他是王克勤,1964年出生,前中國經濟時報記者,中國人民大學研究生導師,大愛清塵基金發起人。“為人而新聞,讓每一個人生活得自由、幸福,有尊嚴,是新聞的終極目的。”

       《蘭州證券黑市狂洗“股民”》《北京出租車業壟斷黑幕》《山西疫苗亂象調查》..這些揭黑報道曾被出價500萬元人民幣買他的人頭。2010年,甘肅省古浪縣有一百多個農民集體患上塵肺病,數人死亡。他在采訪鄉村煤礦的產權糾紛時認識了這里負責挖煤的副礦長老黃。老黃長期在煤礦挖煤,接觸了大量煤礦粉塵患了職業病,常常咳嗽得上氣不接下氣。



       “沒有幾年,我采訪過的老黃就被活活憋死了”,他說,“塵肺病是一種不可治愈的疾病,患者的肺會逐漸硬化,直至呼吸衰竭,最終導致死亡。”2010年1月,《甘肅“塵肺村”調查》發表,在媒體的強大壓力下,甘肅省社保廳在接受焦點訪談采訪時,表態要啟動600萬緊急救助,并且由政府籌集專項基金1108萬元,接盤古浪全體塵肺病農民的救治。

       2011年6月15日,他聯合中華社會救助基金會發起“大愛清塵·尋救中國塵肺病農民兄弟大行動”,成立大愛清塵公益基金,專項救助中國600萬塵肺病農民,從提供患病農民醫療救助費用支持、捐助制氧機、為因病致貧家庭的孩子提供助學等層面致力于推動預防和最終消滅塵肺病。



       在堅持每年出版《塵肺病白皮書》,聯合推動出臺公共政策的努力下,2017年1月4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國家職業病防治規劃》,規劃明確提出將符合條件的塵肺病等職業病病人家庭納入低保。截至2017年,大愛清塵項目在騰訊公益平臺籌款987萬元。團隊近期正在全國各地發放針對塵肺病治療的制氧機。當問及近6年的公益事業和過往20年的調查記者生涯,他說“沒什么改變,只是換了個戰場。”

       在騰訊公益平臺,他們有的從幕后轉身為主角,有的始終身兼新聞報道者和公益實踐者,他們的努力沒有像柴靜的《穹頂之下》引發全國轟動,但他們在用實際行動影響身邊的人,推動著公益事業的向前發展。畢竟,這個世界的美好,不是一個人做了很多,而是每個人做了一點點。 今天,我們不談理想,只祝福每一個媒體人:你們辛苦了。 
 
 
圖片報道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河北时时彩现场开奖结果